本报记者 邢萌

日前,在第七届中证协证券分析师与投资顾问专业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中证协会长安青松提出,证券行业机构需提升发行定价能力。证券公司卖方研究为发行人提供了增值服务和价格发现的基础,同时体现了发行定价能力和竞争力。

今年来,随着上市新股增多,高市盈率、高定价的现象频发。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今年前7个月,采用市盈率定价的161只上市新股中,95只发行市盈率高于发行时所属行业市盈率。其中,32只发行市盈率是行业水平的2倍以上,有2只更是超10倍。

高市盈率带来的是新股发行价显著提高,也催生了多只超百元的高价股。其中有9只“百元新股”,平均每只发行市盈率为行业市盈率的3.69倍。

高市盈率新股破发概率大

“市场化发行定价是注册制改革的核心环节之一,随着上市公司越来越多,今年新股定价普遍较高。”联储证券投资银行资本市场部负责人裴娟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去年询价新规的实施,成为注册制新股发行定价的一个重要分水岭。询价新规的本意本来是为了打击抱团报价,打开新股报价区间。询价新规后,报价的高价剔除比例从“不低于10%”调整为“不超过3%、不低于1%”,询价机构为了博入围偏向报高价,新股定价中枢大幅提高,从而导致新股发行价格普遍较高。

新股价格的推高也是破发多发的重要原因。从二级市场表现来看,破发现象主要集中于市盈率较高的新股中。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前述161只新股中,31只上市首日破发,其中28只发行市盈率高于行业市盈率,占比达90.32%。

与此同时,高市盈率的新股破发率要远高于低市盈率的新股。相关数据显示,前述发行市盈率在行业水平2倍以上的32只新股中,13只出现破发,破发率为40.63%。对比来看,发行市盈率低于行业水平的66只新股中,3只出现破发,破发率为4.55%。

裴娟认为,“高价新股往往估值过高,其市盈率远高于行业平均市盈率,高估值没有基本面支撑,单纯是市场上买家以博入围为目的的产物,上市后出现破发也就不足为奇。高发行价得不到二级市场认可,这也反映出投资者更加理性。”

“新股上市后,一二级市场价格出现差价。一般来说,市盈率低或绝对价格低的新股不太容易破发,市盈率高、绝对价格也高的新股更容易破发。定价高的新股,大多出自战略性新兴产业,成长性较高,发展前景大,市场估值较高。”申万宏源首席市场专家桂浩明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桂浩明进一步说,从新股发行价来看,此前一段时间曾有所下降,近期又有所回升,这也反映出市场情绪的变化。高价发行的新股,部分出现破发,属于正常现象,海外市场的破发率也维持在30%左右。由于市场认识有分歧,高定价的问题是个市场买卖双方博弈的过程,主要应靠市场解决。

两方面着手推进发行定价合理化

从小处看,新股发行定价是否合理直接关系到发行人募资额多少,从大处着眼,则关乎资本市场直接融资功能发挥。

记者注意到,今年中证协多次采取自律措施规范新股网下申购行为。据悉,截至8月2日,年内中证协共发布6批首发股票配售对象黑名单,5批配售对象限制名单,3批网下投资者限制名单,暂停相关机构网下打新。典型如西部证券一款资管计划曾对思特威股票报出960元/股的“顶格价”,思特威的发行价确定为31.51元/股。该行为因违反网下投资者管理规则相关规定被列入限制名单。

裴娟认为,推进新股发行定价合理化,需要从买方(询价机构)和卖方(主承销商)两方着手推进。一方面,规范询价机构的投机报价行为,引导其审慎合理报价;另一方面,主承销商要提升新股发行定价能力。券商要提升新股发行定价能力,要加强自身的研究定价能力,更深入研究行业及个股基本面,充分挖掘企业的价值,提出更精准的定价。

“在注册制市场化定价形势下,券商需要发挥行业资源优势与研究能力,确定合理的新股发行价,兼顾发行人的融资需求和投资人对于收益的需求。”香港国际新经济研究院执行董事付饶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桂浩明则认为,注册制下,新股发行定价是个市场化的过程,在充分信息披露的情况前提下,让投资者了解到公司状况后作出自主决策,该不该买,什么时间买,以什么价格来买,由此通过市场化的手段推动新股发行定价形成相对合理的价格,市场各方不应过多的人为引导股价高低。

(编辑 张伟 上官梦露)

最后修改日期: 2022年8月18日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