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电式混动与增程式到底孰优孰劣?针对这一话题的争论,目前还在继续。

8月16日,长城汽车首席增长官CGO兼魏牌CEO李瑞峰再度“开炮”。他在社交媒体上称“增程式的本质是‘串联式插电混动’而魏牌智能DHT本质是‘串并联插电混动’,比增程式多了一套并联系统,实现全场景、全速域能效最优,说增程式是一辆电动车,PHEV是一辆燃油车,这是对新能源产品的极大讽刺,什么逻辑呢!?”同时,还配上了#李想回应增程式技术落后#的话题,并附图“逻辑鬼才”。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似乎还没“怼过瘾”,李瑞峰很快又再次更新动态,搬出工信部发布的《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定》,称“工信部明文规定,新能源汽车,是指采用新型动力系统,完全或者主要依靠新型能源驱动的汽车,包括插电式混合动力(含增程式)汽车、纯电动汽车和燃料电池汽车等。”

这并非李瑞峰第一次针对增程式技术开怼。就在不久前,李瑞峰刚“怼完”华为常务董事、终端BG CEO、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余承东。这次李瑞峰“开炮”理想汽车CEO李想,与其两天前的言论有关。8月15日,李想在该公司二季报电话会议上称:“增程式是电动车,加了增程器,PHEV是辆燃油车,加了块电池,这是有本质区别的……如果这都搞不明白,我不相信他们能做好产品。”

李想虽未指名道姓,但这番话让人不由联想到频繁对增程式“开炮”的李瑞峰。有趣的是,此前李瑞峰在“怼完”余承东后,曾自费购买了一台问界M5,不知道这次会不会自掏腰包再购买一辆理想ONE或L9?

颇受争议的“增程式”

今年以来,插电式混动与增程式谁更好的话题频频被“点燃”,这主要源于余承东的一次高调发言。今年7月初,余承东公开宣称,增程式作为家里第一辆车很合适,理由是用内燃机发电可比燃油车省一半油,建议尽快淘汰燃油车。同日,他又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增程模式是目前最适合的新能源模式”,并“感谢李想开拓探索增程模式所付出的努力与贡献”。随后,李想转发了该微博,并送上一颗爱心。

余承东与李想的互动,吸引了李瑞峰的注意,此后他连续更新多条动态,称“增程式就是落后的,隔行如隔山”“做增程的闷声发大财就好了,大嘴何必说出来”“落后就要挨打,吹起的泡沫总要有人来戳破”等。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晶 摄(资料图)

事实上,一直以来增程式技术颇受争议,影响力最大的一次就是李想与原大众中国CEO冯思瀚的交锋。就在调离中国前,冯思瀚再次“炮轰”了增程式技术。他认为,“增程式技术对消费者来说是一个有趣的概念,但放在碳中和的背景下,它可能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在冯思瀚看来,“对车企来说,插电式混合动力技术是一个最昂贵的动力总成解决方案,也是一种过渡性技术”。

车圈“大佬”加入论战

插电式混动与增程式之争,已经引来多位车圈“大佬”的讨论。

8月16日,岚图汽车CEO卢放发文称:“就目前的技术而言,增程式或者智能多模驱动(以电驱动为主的PHEV)是两者最佳的结合,这样既能带来电动化和智能化的体验,也能满足补能便利性的要求。”

图片来源:摄图网-500868029

长安新能源CEO邓承浩则认为:“增程式技术与DHT从动力技术路线上来讲是‘近亲’。采取怎样的技术路线在于企业,但优胜劣汰的法则掌握在消费者手里。也就是说技术路线是车企自己选的,但谁将在市场留存下来由消费者说了算。车企自己争论谁的技术更好似乎意义不大,因为最终是要参与市场竞争的,是需要消费者用钱包来投票的。”

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也认为:“与其去硬性评判一种技术路线落不落后,不如去关注用户真正的需求是什么。对用户来说,好用的才是先进的,而好用往往意味着满足需求。从这一点而言,过于注重技术的先进性,而忽略用户现实需求的技术都是没有前景的,是走入了工程师思维的歧途。”

其实,关于插电式混动与增程式的争论,背后正是车企为参与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而选择的适合自身发展的打法。比如,大众汽车坚持以纯电动为主的技术路线,而魏牌专注于智能DHT技术,理想汽车则选择了匹配当下行业和市场需求的增程式。从本质上来说,各种技术路线各有优劣,只是立场和出发点不同。

有观点认为,现阶段,增程式与纯电动汽车应该是“盟友”,而不是竞争对手,同时增程式与插混车型之间也不存在替代关系,无论是从政策驱动还是市场需求看,仍将是增程式与插混式、纯电动并存的局面。

记者|段思瑶

编辑|炼 孙磊 杜恒峰

校对|程鹏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最后修改日期: 2022年8月18日

作者